全本小说网
会员书架
首页 >玄幻魔法 >地狱上部 > 第二十八章 绝处逢生

第二十八章 绝处逢生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没有了

殷天心机深沉,这帮家伙别的不行,勾心斗角却是好手。仙门有派别,争夺资源的事也不少,他要建立自己的势力,眼前就是最好的机会。

他走到悬崖边看了看,摇摇头有些遗憾说:“这个臭小子恐怕是凶多吉少了,虽然说是一个意外,但是本门的戒律甚是严格,无故致凡人死亡,那是要废去修为,以重刑处罚的。”

刘李子刚刚站起来的身子又“啪”的一声坐在地上,废去修为无疑是跌下神龛了。他被恐惧吓瘫了,站了几次都站不起身来。阴剑也吓傻了,身上冷汗直流。其他人虽然不是主谋,但也是胁从者,同样要受处罚,何况大长老亲定的思过三年尚未结束,今日又做下这等恶事,并且伤害的人还是禅心院的杂事。

云仙门谁都知道,大长老禅心子就是樵夫出身,雷天孤苦无依,留在禅心院是有目的的,就是为了禅心子的一个俗世尘缘。

可是现在大家玩过火了,雷天掉入深潭肯定是凶多吉少。

殷天眼眸闪过一丝得意,此事他可以推得一干二净,可他要的不是这些,养一群狗不容易,光有狗食还不行,还必须有拴狗的链子。他看了一眼刘李子,假装生气地训斥:“起来,没骨气的东西,你想连累大家吗?我们虽然能把此事烂在肚子里,但你自己却先怂了。”

先吓唬后安抚,既把问题抛给了众人,你想连累大家吗?又无形中定了一个调子,我们想把此事烂在肚子里?还把矛头指向了刘李子本人,可你自己先怂了?不得不说,殷天是一个大艺术家,他摸透了大家的心里。

在这种情况下没有几人敢站出来承担责任,说得不好大家都会玩完。

听到殷天的话,众人七嘴八舌:“小师弟救救我们……谁他娘的说出去,就是大家的敌人……对对对……小师弟拿个主意。”

殷天也知道,他虽然没有亲自动手,但他是这一众人的主心骨,这事要是被人知道,自己的下场同样很惨。

祸事已经酿成,目的也已经达到,殷天心里有些愧疚。雷天与他是从小的玩伴,即使是为了木灵珊有间隙,可也没到要人命的时候。他强自镇定,不动声色单手一挥,感觉如同将军指挥沙场说:“事已至此,我们后悔已经来不及了,想来想去只能装着不知道,首先是化整为零从各个方向回去,不能让人起疑。其次是找准今日下午干事的理由,最好是有他人陪同,找的人最好不是自己人。第三是回去之后不做反常之事,该干什么咱们还干什么。第四点最重要,咱们轮流找那两个小子的麻烦,但只能是小事,绝不可闹大,这叫反其道而行之。”

那两个小子当然是烈火与地裂了,二人乃是新入门的弟子,院里闲杂之事诸多,此时正忙得满头大汗呢,当然不知雷天正命悬一线。

刘李子和阴剑长出了一口气,小师弟那一席话就像一根绳子,牢牢地把大家捆绑在一起。

再说雷天从山崖上坠落之时,心里只有重重地叹息,我命休矣!

这一刻,他仿佛看见了很多不曾见过的事物,有母亲与灵珊在黑暗中凝望的眼神,有厉鬼凶煞打开了一道道鬼门,有陡峭的刀山和烈火之海……

轰隆——

雷天身体像巨石一样投入崖底深潭之中,巨大的冲击和震荡瞬间就击碎了他身体大部分骨头。水的浮力把雷天托出水面,冰冷的潭水呛得他不停地咳嗽,疼痛霎时就蔓延开来,一口气也憋在嗓子里,吐不出来又咽不回去。

真他娘的痛呀!雷天面目扭曲,咬着牙内视身体,肋骨断了五根,双手及右脚也断了。这山涧深潭他非常熟悉,四周石壁有三面光滑如镜,南面虽然能攀爬,但他现在这个身体根本就爬不上去。

此时此刻,他心里多了一丝悲怆,别说现在爬不上去,即使是身体好的时候也需腰系护绳才敢攀爬。

深潭有数十丈宽,一块光溜的巨石突兀在潭水中间,雷天左脚划水,一会儿就游到巨石处,几次想爬上去,但因双臂痛彻心肺又无法使力,爬了几次又落入水里。

此时日光西斜,又正好是早春时节,崖底虽有阳光留下的余热,但潭水却是活水,有点余温的潭水不知从哪里流走。

雷天再次滑落潭水里,立即打了一个冷颤,真的是太冷了!

这个冷无疑是雪上加霜,按理说受伤的部位短时间受冰水浸泡是有益处的,可以延缓伤口的血肿,但时间长了却有严重的后果。雷天从老樵夫那里学到一些处理伤痛的常识,他只有拼命地往上爬,这巨石因过多水泽,变得更加光溜,当又一次落入水里之后,他的眼神黯然了。

吱吱……

这时,狸鼠群小春它们几个从南面峭壁跳了下来,一会儿便游到雷天身边。

见到几个小朋友,雷天怅然一笑:“我还以为你们走了,哎,你们这是?好好好,我们一起来抗争。”

原来,小春、小夏等几只狸鼠已经略通人性,纷纷咬住雷天的衣衫,往巨石上拖拽。雷天也奋起攀爬,也许是人与动物的协作精神的鼓舞,雷天的身躯一会儿便脱离了潭水。

哗!狸鼠的力量始终是弱小的,雷天又一次落入潭水里。恰好是这次落水,雷天的求生欲望突然强烈起来,因为他看到了悬崖高处生长着细长的藤蔓。

“小春别拉了,去帮我弄几根藤蔓来。”雷天说。

几只狸鼠似乎明白了雷天的话意,不一会便从悬崖上弄下几根细长的藤蔓来,几根藤蔓扭结在一起非常的结实。聪明的小春指挥着一帮小弟,用藤蔓环绕巨石一周打个结,另一端从石顶上甩下来。

雷天把藤蔓缠绕在左脚上,牙齿又死死咬住藤端,一人几鼠费了九牛二虎才爬上巨石。

人是活着,可精力几乎耗尽,疼痛更像魔鬼一样来回折磨。小春用鼠脚不停地比划,雷天知道什么意思,仰面躺在巨石上笑了笑:“我知道南面峭壁尚可攀爬,可我现在连一丝力气也没有了。”

吱吱……小春着急了,一边叫着一边又比划起来。

“不能睡?睡了就再也起不来了?好,我知道了,那我先调息一会稳固伤势,你们去给我弄点吃食来。”雷天懂得小春比划的意思回应。

说来也巧,小春与雷天正交流之时,一条数寸长的黑色小鱼从潭水里腾跃而起,见到那条小鱼,小春鼠目放光,雷天也是口里生津。

老鼠是游泳的高手,并且还是潜游。

小春吱吱一叫,几只小老鼠从巨石上跃入水里,一会儿功夫,它们鼠爪上抓住的全都是那黑色的小鱼。那小鱼无鳞,没有多少腥味,因为这是冷水鱼,雷天管不了那么多,狼吞虎咽一口气吃了十数条。

一个多时辰地折腾,那可是绝处逢生啊!疼痛的地方已经麻木了,肚子又正好吃饱,雷天感觉暖暖融融的非常舒服,不知不觉间就睡了过去。

雷天刚睡着,小春它们立即就活跃起来,一个个兴高采烈的样子。

小冬开口了,也就是雷天为救它而掉入深潭的那知狸鼠,它嘴吐人言怀疑问:“王爷,这活体圣药黑背金线鲤千年才长一寸,它真有传说中那么神奇吗?”它的问话也是其它几只狸鼠想知道的,一个个都眼巴巴地望着小春,那一双双小眼睛里闪着好奇的光芒。

小春鼠眼里精芒一闪,看了一眼陷入沉睡的雷天,点点老鼠头回应说:“公主说,云仙宗在云仙山开宗立派,一是因为云仙山的灵气龙脉,据说在荒古时代,云雾山脉是龙族的旧居,后来这里的灵气不足化形,龙族就搬迁了,山涧深潭可能就是龙脉的出口。二是可能与这传说中的黑背金线鲤有所关联,据说只有灵气浓郁之地才会有活体圣药这般惊世之物啊!”

小冬也是深有感叹:“公主在这山涧开辟洞府,原来有此深意。”

“公主学究天人,早已是半步融天之境,但被我族阴锁之力所困扰,始终无法突破那最后一层壁垒。”小春鼠目忧虑,接着话锋一转,肃然说:“黑背金线鲤,鱼背漆黑如墨,鱼腹有细长金线,一千年才长一寸,同时长金线半分,这金线金黄是雄鲤,金线赤黄是雌鲤,男服雌鲤女服雄鲤,并且是气血最萎靡之时药效甚佳。这小子遭受重创,又乃神武血脉,此次劫后余生,正是服用圣药之时,他以后的修炼之路必是一日千里,不过此圣药的药力巨大,我已经把绝大部分药力封印在他的血液里,后日可随着他血液激活程度而释放。”

另一只皮毛略带金黄之色的狸鼠,它叫小秋,这个家伙老鼠嘴比较尖细,雷天每次见到它就喜欢逗弄那细尖嘴玩。

小秋想了想问:“王爷,我看过族中典籍说是这黑背金线鲤,原是天妖族灵妖池颐养之物,三界建立之后有大能到处寻找都没找到,怎么会在这里呢?”

小春鼠目又扫了一眼尚在沉睡中的雷天之后,眼神立即变得深邃起来,叹息说:“唉!那场混沌神战,灭杀了天下诸多强者,圣皇也许是看到了未来的某些片断,早早封印了冷芝公主,不然我们神鬼鼠族必将元气大伤,其他种族也一定有所保留,至于这活体圣药黑背金线鲤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恐怕也只有公主那种修为能查究到。”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阅读记录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