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会员书架
首页 >名著综合 >科举文继母养儿日常 > 第232章 番外四(小修)(+800字)

第232章 番外四(小修)(+800字)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没有了

这日沈翠起身的时候就心有所感。

她和往常一样,先坐到梳妆台前,检查了一番定期染成花白的头发,再给自己添了几道皱纹。

等化完妆,她一打开门,就看到了等候已久的奚九鹿。

奚九鹿如今已是中年人模样,不过眼神依旧是不符合年纪的澄澈。

彼此相伴数十年,只对视一眼,沈翠便知道自己的感觉没有出错。

她照例走在前头,奚九鹿落后半步跟上。

此时书院里的学生也先后起了身,沈翠把铜哨吹响,他们就汇聚到空地上开始早操。

两刻钟的早操结束,他们恭恭敬敬地对着沈翠和奚九鹿行、劳不语,还有后头来的其他先生行了礼,便开始往伙房冲。

排在最前头的青年小厕现在是书院的训导主任,见状就无奈道:“这届新生忒跳脱,下年再甄选,可得把性情这一项也放在考校范围里头。”

他说归说,但脸上却仍然带着笑,显然对这些充满朝气的新生没有真正的不满。

沈翠迎着日头眯了眯眼,多看了一眼走在最后头的几个小子那是亲孙子穆圆圆还有梅家、卫家、沈家、崔家的小子。

说来也真是凑巧,除了穆云川得了个闺女之外,梅若初等人家里得的都是小子。

几个小子年岁相当,继承了父辈的情谊,日常在书院里形影不离。

她笑着道:“今儿个天真不错,还恰好是朝廷的休沐日,我突然有些想孩子们了。阿九使人传句话,问问他们方不方便过来。”

奚九鹿应下一声,很快就去办这件事。

沈翠很少这么任性,所以在当天下午,穆二胖、梅若初、卫恕卫奚、沈傲霜都拖家带口的过来了。

甚至奚九鹿也想着给周氏和穆小团递了个口信,母女俩一齐出动,把穆云川一并劝出了家门,来了翠微。

他们过来得时候,沈翠刚给崔五娘和崔斐分别写完信。

崔斐从一方县令做起,如今已经是一方知府,虽不好和留在京中的其他人相比,但也算是仕途顺遂。

几乎每个月他都不忘给翠微来信,再给沈翠捎带一些他任上发现的新鲜玩意儿。

前两天,沈翠才得了他的来信,说孙若薇为他生下了第三个儿子。

刚搁了笔,他们先后都到了。

沈翠现在的房间是书院里最大的,但一下子被站的满满当当。

她看得一阵好笑,无奈问:“怎么都过来了”

穆小团亲亲热热地挨着她坐下,“正好在家闷得慌,我正想着祖母呢,祖母就使人来了,咱可真是祖孙连心。”

沈翠点了点他的额头,“你爹疼你,所以把你留到前两年才给你议亲,但眼看着也是要成亲的大姑娘了,也别怪你娘不让你出门,是该收敛一些了。”

这小丫头打小就外向,圆圆走的科举的路子,这二年就能下场了,她却是只学得进皮毛,五岁上头就吵着要学武。

穆云川疼她,还真的找了个会武的女师傅来教她。

她人聪明,又对这个真的感兴趣,这方面还真的学的很不错,随身携带一把绞了银丝的火红皮鞭,舞起来水泼不进。

说起来,她那桩婚事也跟武艺脱不开干系她去街上的时候遇到了个被调戏了的小娘子,小娘子呜咽哭着说有个身着玄衣的俊美男子方才轻薄了他。

穆小团气势汹汹追出去三条街,把一个玄衣少年痛揍成了猪头。

等到那苦主姑娘赶过来指认,才知道闹了乌龙,揍错了人。

她揍的武安侯家的幺子。

武安侯府祖上是开国功臣,后头家里没再出什么能人,但也是世代袭爵、根基稳固的勋贵人家。

就算是按部就班,这几年才入内阁的穆云川,也有些得罪不起。

他带着穆小团亲自登门致歉,武安侯非但不怒,反而乐呵呵道:“穆学士不必多礼,这小子日常在家闲不住、爱往外蹦跶,挨一顿打才好,这下子肯定得家老实好几日”

寒暄之后,武安侯又提了提说马上应该就是城外的翠微招新生的时候了吧

穆云川闻弦歌而知雅意,就说帮着问问。

后头沈翠知道自家孙女对不住人在先,就也给了那少年一个参加甄选的机会。

那少年也争气,还真的在甄选中脱颖而出。后头穆小团三不五时过来的时候,跟他也接触过几次。

前二年穆云川终于舍得给闺女议亲了,武安侯就立刻亲自上门提亲。

现下沈翠那未来孙女婿仍然在书院里头。

所以沈翠听了穆小团一会子甜言蜜语之后,就帮她找了个借口,让她去和未婚夫婿见面了。

不过穆小团刚出沈翠的房间就让人截了胡,穆圆圆他们也很久没见到这姐姐了,特地都等在附近,见她出来就立刻把她团团围住。

穆圆圆还是话不多,只听得其他人七嘴八舌地问她说:“小团姐姐怎么许多天没来”

“小团姐姐要嫁人了呗,肯定在家绣嫁妆。我家商行刚进了一些好料子,我让我娘都给小团姐留着呢。”

“那小团姐姐往后还怎么带我们吃喝,带我们玩”

“小团姐姐的夫婿就在咱书院里呢,他还敢不让小团姐出门”

“就是,他敢那样,看我揍不揍他”

孩子们嬉闹的声音远了,沈翠又依次跟其他人说了会子话。

穆二胖前些年继承了致仕的刘大人的衣钵,入了礼部,熬到如今,成为了三品侍郎。

梅若初则是进的吏部历练,同样是侍郎的位置,但吏部素来见官大一级,所以他的三品官身比穆二胖的还更显赫一些。

沈傲霜和卫奚还在翰林院,不过两人情况不同,沈傲霜那是沈阁老刻意压着呢,想让他攒够资历,将来直入内阁。卫奚则是更喜欢安静地做学问,所以自己甘愿留下的。

至于卫恕,他的出路倒是最让沈翠意外的,他没在翰林院了,也没进六部,而是进了通政司。

通政司负责内外章疏、臣民密封申诉等事项,通俗点说,日常负责的大多就是给百姓申诉冤情,接待告御状的人。

卫恕做学问可能不如其他同窗,跟人打交道却是强项。这些年办了不少案子,刚升任通政使不久。

沈翠跟早年不问他们的书面上的东西一样,眼下也不过问他们衙门里的事儿,就问一问他们最近吃的好不好睡得好不好有没有什么烦心事

昔日的少年都已经长大成人,自然是都只捡着好的说给她听。

人一多一热闹,时间就过得特别快,眨眼就到了傍晚时分。

大家都身居要职,吃过晚饭就得赶回城里去,第二天还得上值。

沈翠乐呵了一天,到了用晚饭的时候有些累的睁不开眼,就说让他们用过饭后直接回去,而她要先去睡会儿。

其实梅若初等人亦有所察觉,纷纷起身要送她。

沈翠没让,只一一又看过他们,最后让奚九鹿扶着她回了内室。

她花了很长的时间给所有人写了一封信,交代了身后事,又开了妆奁,清点了一下自己的东西这些年她也积攒了不少身家,不过大部分还是投入到书院建设之中,小部分积攒了起来。所以并未置办什么贵重的首饰。妆奁里最贵重的,就是六个造型不一的金项圈。

那还是早年她跟梅若初说过的玩笑话,自己都忘到脑后了,梅若初却当了真。

待他真的不需要再为银钱发愁的时候,便打了个足金的项圈赠与沈翠。

沈翠也不同他客气,按着约定好的收下之后,就戴在脖子上炫耀给旁人瞧。

结果就是其他人也不甘落后,连远放外任的崔斐知道了,都特地给她打了一个。

沈翠现在看到这几样东西依旧是止不住的笑,然后简单拾掇了一番自己躺到了床上。

就在她即将闭眼的时候,沈翠听到细微的响动,床前多出来一个人。是小厕。

受到的桎梏之力在减弱,小厕知道她要走了。

他应该高兴的,毕竟当了这么多年的囚犯,马上就要重获自由了

可是他心里说不上的难受,喉头也堵了一团棉花,眼眶甚至还有些酸涩。

“你现在就放我出去,我可以不让你走,我让你活一百岁,一千岁,或者再给你重新弄个身份我已经不骂人了,也不使坏了,我会一直当人的”

沈翠嘴角含笑地用了最后一点力气,朝着小厕伸了伸手。

奚九鹿同时在原地消失,小厕没再接着说什么了,只是看清了她伸手递出来的,是一颗水果硬糖。

“明明说好下次有喜事再给的。”他声音低低地说。

沈翠是被人喊醒的。

保洁阿姨无奈极了,“沈小姐怎么趴在桌上就睡着了虽然办公室里空调开的足,但您这么睡,万一感冒呢”

沈翠揉着酸痛的脖子,一边伸了个懒腰,一边跟阿姨说了声谢谢。

看了一眼日历,现在距离她穿越,也不过是过去了一夜时间。

大年初一,值班结束,她关掉了电脑,离开了公司,回到了自己的小公寓。

城里禁放鞭炮,所以外头并没有鞭炮声,只依稀能听到楼下小孩的玩闹声。

沈翠从满满当当的存货里找出一代螺蛳粉,煮好之后窝进沙发里一边嗦粉一边刷了会儿手机。

等吃饱喝足又洗了个热水澡,沈翠对着手机踌躇了很久,才开始搜索科举青云路这本小说。

半小时后,把市面上所有已知的读书软件和搜索引擎都用过一遍,都再找寻不到那本小说的沈翠无奈地放下了手机。

所以到底是她当初看的小说本就不存在,只是系统的刻意安排亦或是直接把剧情植入她脑内,还是说她改变了原书剧情,所以那本书不存在了,亦或是已经更名了

怀着这个疑问,沈翠又过了三天。

直到这天早上,她听到了叮一声脆响。

熟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开发自7898星云的系统请求交流权限,是否接受

沈翠心里的一块大石头落地,立刻点了接受。

抱歉,我回母星上传数据花费了一些时间,现在才过来。

沈翠立刻说没事,毕竟她本来以为从书中世界出来之后,就和系统彻底分开了,再也没有碰头的机会来着。

系统察觉到她的想法,说:你想的也没错,任务结束,你也离开了那个位面。我们本来是没有再会面的机会,但我上传数据的时候,跟数据库拿到了权限,想对你发出邀请,继续和本系统合作。

沈翠确实是不大习惯现在冷清的境况在书中的时候,她很确信现代世界这来处,才是自己的家。但回来之后过了几天,享受够了现代生活的便利,又不得不承认,现代的她是孑然一身,别说亲人,连说得上话的朋友都各自成家,来往渐少。一时间倒是真有些说不上哪里才是她真正的家了。

但再做一遍系统任务,又不能确保下次再穿的世界还是比较简单的世界,万一给她整去野外求生、杀手刺杀的分支,都不一定保得住小命,那真的是得不偿失。

系统笑着说:你误会了,不是让你当宿主完成任务,而是直接为系统服务

让我跟你一样,给别的宿主当系统指引

差不多,但职位不同,我给你推荐的职位你可以想成专门给程序中找漏洞的专员,是我的副手。

沈翠早年没少钻系统的漏洞,薅系统的羊毛,所以虽然有些脸热,但不得不承认,这专业还挺对口

给现代老板打工也是打工,给外星系统打工还是打工,老打工人沈翠还是很遵从本心地问起薪资待遇的问题。

想当年系统化形奚九鹿,给她当教书先生的时候,她可绝对没亏待他

薪资可以用宿主所处的这个位面的货币支付,也可以一部分货币,一部分用来度假。

这次没等沈翠再问,系统直接就文字给她解释了这个度假,就是她每完成一个位面的任务,可以选择任意一个已经被系统搜集过数据、掌控了权限的位面度假。

因为位面之间流速不同,所以她的假期就是某个身份的一辈子。同时,她也可以选择回到眼下身处的这个世界中。也跟前头一样,她可能刚在某个位面过完一辈子,这里也不过是过去了几个小时而已。

前头奚九鹿在她完成主线之后,其实就可以立刻跟沈翠解绑,去自己度假了,只是他选择留在沈翠所在的那个位面。

你的意思是我可以回到那个二胖那个位面

系统说是,那个位面的数据已经被系统掌控,所以宿主在这个位面搜索不到任何相关数据。但等你

已经没有再问下去的必要了,沈翠再次选择接受,成为了系统的打工人。

天刚破晓,沈翠就被吵醒了。

她无奈地喊一会儿喊救命,一会儿喊962464。

不是她消极怠工,而是没想到刚在系统里上任,就遇到了一个话痨宿主。

这话痨拿的逆袭女配的剧本,身份是一个高冷的女明星。

为了在人前不表现的精分,她一肚子话就跟系统聊。

沈翠本来不负责这一块的,但962464顶不住她的火力,经常以女生之间比较好交流为由,把沈翠这找漏洞专员推出去顶缸。

都知道女明星忙起来是几乎不睡觉的,而只要这人醒着,她脑子里就有的是话跟沈翠聊。

虽然沈翠是意识体打工,但精神疲惫也是疲惫经年累月下来,她也是愁苦的慌,盼星盼月亮地希望这个位面的主线任务快点结束。

这时候突然被吵醒,沈翠就下意识以为宿主又在找人唠嗑了,想喊962464自己去上班。

喊了半天没反应,沈翠想起来了,那个宿主已经完成了逆袭任务,自己现在正在度假。

962464没有回应,大概是他并没有选择回到这边。

沈翠迷瞪着眼睛坐起身,刚打量了一下身下睡着的土炕和泥土地,一个矮矮胖胖的身影就撩开帘子蹿了进来。

“娘,愣着干啥啊姨母又打云川哥呢,你快去看看”

“二二胖”

看着四五岁的小二胖一边十分麻利的给沈翠套鞋,一边嘀咕:“是我啊,娘咋呆愣愣的,是不是睡糊涂了”

外头声音渐大,沈翠就先抛开疑问,下了炕,拉起小二胖出了屋子。

一到院里,沈翠就看到一个眼睛狭长、挺鼻薄唇的美貌妇人,正拎着一个岁大的孩子的耳朵咒骂道:“该死的丧门星,别家像你这么大的孩子都会帮着家里干农活儿了,就你每天只知道抱着书啃,咋的书是你爹还是你娘啊,能给你吃还是能给你喝怪不得你亲娘死的早呢,就是被你这丧门星克的”

那孩子被骂的默不作声,也不反抗,只是双手死死地扣在一起,艰难地护着一本书。

沈翠有些发愣,因为这妇人的长相,她可太熟悉了,这不是沈翠花是谁

而那被她拧着耳朵的孩子,分明就是幼时的穆云川

她发愣的空档,小二胖已经挺身而出,“除了姨母之外,大家都说读书是好事我娘还说等过完年,天气暖和了,也要让我跟云川哥一样上学呢”

“大人说话哪有你插嘴的空儿就是你娘太惯着你,才让你敢跟长辈顶嘴”

她说着就要抬起另一只手,要拧小二胖的耳朵。

沈翠回过神来,先把她的手拍开,又把小云川从她手里解救出来,冷着脸道:“孩子不能说你,不知道我能不能说你你再这样,我就”

沈翠是真挺讨厌这名字只跟自己差了一个字的原身的,尤其因为她犯下的恶行,自己还被迫顶缸若不是两个孩子在,沈翠现在也没太弄清楚状况,可能直接给她两个耳刮子。

本以为这语言威胁不大顶用,没想到沈翠花还真的消停不少,哼声之后就甩了帘子回自己屋里。

穆云川轻声说了句谢谢,而后自己抱着书躲开了。

沈翠暂且没空管他,把小二胖带回屋,开始诱哄小二胖说事儿。

小二胖比沈翠前头遇见的、十岁上头的穆二胖可聪明多了,但终归是个孩子,又是对着亲娘,所以很快就把她想知道的事秃噜给她听。

沈翠也就了解到,现在的她还叫沈翠,跟沈翠花是双生姊妹,所以名字起的差不多。

沈翠花怕她也不是别的,是郑氏更喜欢明辨是非的小女儿一些,回头真闹开来,她老人家肯定要来主持公道的。

小二胖也不是沈翠花的儿子了,而就是她的儿子。

也因为没有亲生儿子,所以沈翠花对穆云川的苛待也没到原书那个份上,只敢趁穆成不在家的时候,骂一骂他。

沈翠听完倒是越发疑惑,因为962464跟他说可以来这个位面度假,但没说人物关系也能改变,还能凭空造出一个新身份来。

她按下疑问,正准备询问更多,耳聪目明的小二胖又听到了响动。

他怕姨母接着为难他云川哥,所以又立刻冲出去,不过很快他就高兴地大喊道:“娘,是爹回来了”

沈翠一拍脑子,对,小二胖成了自己的孩子,那孩子肯定有个爹啊。

不知道这次给她安排的丈夫是哪个但也甭管哪个,沈翠已经开始有了想骂娘的冲动了。

如果身份可以改变的话,就不能再给她安个类似寡妇的身份嘛

不过很快沈翠没接着抱怨了,因为这爹也不是别人,正是看着二十出头的奚九鹿。

原来他也来了这儿,沈翠立刻安心不少。

而且好像如果是他的话,好像也并不是不可以接受。

这么想着,沈翠打发走了围着奚九鹿问长问短的小二胖,询问起怎么回事。

奚九鹿就解释说:“你不是想回这个位面吗我倒是没有特别想去的地方,就跟你一道过来了。看你前头累的不轻,我想着让你休息会儿,就没打扰你。”

他说着话,就把新身份背景的相关资料传到了沈翠脑子里。

这下子不用从小二胖嘴里东拼西凑了,沈翠很快接受了这个凭空变出来的新身份。

只有一桩,沈翠觉得不太对,“你这里的身份是偶然搭救过穆成性命、然后和他亲如兄弟的猎户,所以两家把房子盖在一处。但是二胖跟你姓奚,他行二,咱们前头还有个孩子,是谁顶上来了”

奚九鹿笑着朝沈翠身后努努嘴。

沈翠转头就看到了一脸不怎么情愿的小厕。

他现在看着也就稍比小二胖大一点点,但在沈翠上次离开后,他又重新掌握了法则之力,所以变换身形于他而言再简单不过。

“乖乖,我说怎么还能凭空变新的身份,原来是你开的后门。”

小厕臭屁地昂了昂下巴,“你们确实能在这个世界来去自如,但说到底,这里真正的主人还是我。”

因为得了他行的方便,所以沈翠顺毛捋他,说可不是

又问说:“后来我走了之后怎么样了你跟我说说呗。”

小厕就说了好多后来的事儿,一直说到很久很久之后,所有原书剧情相关的角色都先后离世,他们的后人各自生活。

沈翠认真地捋了一下,“所以现在这个时间节点,是穆成跟沈翠花成婚后没几年,穆云川还未吃太多苦头的时候对吧”

奚九鹿点头,“这个时间点的法则还不是后来的小厕,我刚出去就是为了抓为了找他,颇费了一番工夫,给了他不少能量,他才清醒过来。然后他临时修修补补,才有了现在这个状况。”

“我是为了谁费这么大的劲儿啊”小厕不大乐意的嘟囔,“说什么修修补补,说的好像我这个世界存在什么很大的漏洞一样,要不是你坚持要求要和山长做夫妻呜呜呜。”

奚九鹿已经熟练地把熊孩子的嘴捂上了。

沈翠也不是傻子,多年朝夕相伴,哪儿还有不明白的呢所以此时她耳根略有些发烫地垂下眼睛。

“娘,我饿”被打发到一边的小二胖期期艾艾地挨过来,“我想吃糖鸡蛋,成不”

沈翠笑眯眯地应下,一边卷袖子准备下厨一边说:“把你云川哥也喊过来。”

法则往后已经不会再擅自操控其他人了,如果后头沈翠花还不醒悟,穆成也依旧不作为,沈翠也不介意把穆云川收到身边教养。

多年风雨同舟,这会儿根本不用她给眼神,甚至不用脑内交流,奚九鹿就能明白她心中所想。两人自有默契。

看着小二胖拉上小厕去找穆云川了,奚九鹿跟着沈翠进了灶房,笑着说:“暂且先让穆云川在咱家吃喝其实一家五口也挺好的。”

听他一口一个咱家的,沈翠啐他一口,他只笑笑,也不还嘴,熟稔帮着沈翠一道做活。

白胖的糖鸡蛋在锅中沸腾,沈翠犹豫了半晌,还是问出了心中所想:“你们这个系统允许体制内恋爱”

“你也在系统里任职一段时间,应该知道不少关于我们星球的事情了”

沈翠说知道的,他所在星球,数据库就像母亲河,从数据库中诞生生命。而且这些生命中优秀的个体会成为数据库的员工,壮大自身的同时,也为数据库搜集更多能量。

早先她觉得962464权限挺高,也不是多想。

奚九鹿就是他母星上的强者,像科举系统、女配逆袭系统对他而言,跟度假没两样。他最早负责的都是野外求生、杀手刺杀那些凶险分些个情况下,宿主都以求生为第一目标,当然不会想着跟系统朋友似的交流,或者薅系统羊毛什么的这才让之前的沈翠给钻了个空子。

这算不算是翻版霸总小说啊见惯了精英女性的霸总,突然见到一个笨笨的女主,觉得她好不一样,好特别,然后就

沈翠忍不住开始胡思乱想,又听他接着解释:“我们那个星球的人都出自同一个地方,那样的关系在数据库里,就类似你们这里的亲缘关系,有这种关系才能成为系统员工。所以最一开始给你设定的可培养对象,才只有他们兄弟两个。更所以”

沈翠拿勺子的手一顿,合着早在她穿回现代的时候,更所以他发出邀请的时候,就已经想好要把自己纳入亲缘关系了

嗐,这962464真是一如既往的鸡贼啊

沈翠无奈地斜他一眼,奚九鹿立刻接过他手里的勺子,“往后除了孩子钦点的吃食,家里什么活儿我都包了等度假结束,你也不用上班,我每接待完一个宿主,就上交全部能量,你再也不用担心生老病死,想去哪里我就带你去哪里”

沈翠故意蹙眉想到:“还要等以后吗我怎么记得当你副手的时候,查看过你的账户,你账户上积攒了不少”

话还没说完,她漏洞专员的账户上已经出现了大额转账,询问她是否接收。

这个笨蛋她到底是蓝星人,没有能量支撑,最多回到自己的位面。而他却是靠能量过活的

把这么大把能量给她,如果回头她反悔了还拒绝交还,他的婚前财产可就全部泡汤了。

沈翠点了拒绝,岔开话题问他说,“那我去你家看看,也行嘛”

“这个当然没问题”奚九鹿一口答应着,而后手脚麻利地把几个糖鸡蛋分装好。

他没告诉沈翠的是,他给沈翠在系统库里上报的身份是未婚妻,当时发出邀请的时候,他忐忑极了,因为沈翠答应了为系统服务不算,还需要数据检测沈翠对他的好感度,如果好感度不够,那是不能成功的。而在外星系,如果一方提出要去另一方的母星,那就是求婚的意思了。

眼下他当然知道沈翠并不是那个意思,只是莫名高兴地想着到时候他可以在母星安排一场求婚仪式,顺势成为系统认证的合法夫妻。

那时候她会同意吗

这么想着,奚九鹿把糖鸡蛋分装好了,招呼孩子们过来端碗出去吃,又开始马不停蹄地收拾灶台、洒扫屋舍。

先在这个位面的一辈子里好好表现吧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阅读记录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