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会员书架
首页 >网游竞技 >世间二三事 > 不要再来了

不要再来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没有了

“琳琳,出来吃早饭啦!”陶爸觉得时间都有些显迟了,不能再拖了,便敲了敲女儿的房间门。

今天是清明节,依照每年惯例,他们要去给逝去的长辈们行清墓祭,结束后全家人再就近踏青春游;女儿平时学业压力大,借此机会让她放松放松。

本以为女儿琳琳听到提醒后,同以往一样,不大一会功夫便自己走出来了。谁知两口子在餐桌前干等了快半个时辰,女儿的房门依旧未有打开的迹象。是昨晚睡的太迟,今早想赖床了?二人揣测。

可祭拜长辈是要紧事,不好耽搁,陶妈面露不悦,蹙起眉头,催促老公再去喊一次。

陶爸再次起身来到女儿房门口“琳琳!琳琳!”边喊边敲了几下,结果还是没动静。

陶爸回身望了眼老婆,朝对方露出有些担忧的神情。

陶妈一脸的吃惊和疑惑,忙问“咋回事啊?孩子是身体不舒服了吗?”

“哎?!”陶爸听老婆这么一说,觉得很有可能。不然以女儿琳琳的生活习惯,早该起来了!

虽然,陶琳琳最忌讳未经允许擅入她的房间,但此时此刻,陶爸也顾不上了。

他试着转动门把手,结果颇感意外道“咦?”发现这次门竟然没被反锁?!

原本陶爸还在琢磨,万一门被女儿从里面反锁了,他该以什么方式打开比较恰当,现在想来多虑了。

“琳琳!没事吧?!”陶爸推开门的同时大声询问着,待看清室内情景后,不由惊呼“人呢?!”

只见床上凌乱的堆放着被子,而女儿琳琳根本没在房间里。

听到老公古怪声音的陶妈,急忙上前,站门口往里一瞧,讶异道“啥时候出去的?”

陶爸摇头表示不知。

眼前的景象让二人吃惊不小。女儿一声招呼都没打就出去了,安静的让他俩未察觉到丝毫动静。

“赶紧给琳琳打电话,问问什么时候能回家?”陶妈提醒陶爸。

陶爸反应过来,赶忙到客厅寻了手机给陶琳琳拨了过去。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怎么关机了?!!!”陶爸大吃一惊的喊道。

陶妈闻言慌了神,片刻霍然想到了什么,立马冲进女儿的房间翻找起来……

“你在干啥子事情嘛?!哪能翻女儿的东西?!她晓得了会发脾气的。”陶爸企图上前制止老婆,却被对方大力甩开,只好呆愣着立在一旁看着,心情混乱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只一会,陶妈便停止了翻找,颓然无力的坐到床沿上,喃喃自语道“果然。”

“啥子情况?”陶爸察觉到老婆的不对劲,疑惑不解的问道。

“她那只旅行箱不见了,衣服也少了好些。其它东西少没少,我没找,不清楚。”陶妈神色黯然的轻声道。

陶爸闻言错愕不已,女儿竟然自己一个人去旅游了?

“想出去玩就玩啊!同我们讲一声能怎么样?又不会阻止她?”陶妈抱怨道。

一向最是袒护女儿的陶爸,这次心里也有些埋怨陶琳琳的不懂事,但没有表现出来。他走到老婆面前,扶住对方的肩头宽慰道“好啦好啦!孩子还小,做事情难免冲动欠考虑。估计是学习压力过大,她自己想一个人静静,放松放松。咱们要理解体谅,不要同她计较啦!”

冷静下来的陶爸陶妈,觉得不必过于勉强女儿,毕竟她已经长大,同父母的共同语言越来越少,不愿和他们多待在一起也是正常,这个阶段的孩子有独属于自己的社交圈了。

……

一列高铁缓缓驶出站台,几分钟后不断提速,朝着东南方向疾驰而去。

陶琳琳望着窗外迅速划过的景物,愈来愈陌生,眼中是掩饰不住的欣喜若狂;异常兴奋的情绪,导致浑身上下的毛孔强力收缩,身体也跟着轻微颤抖。

陶琳琳自认要做的事情太过疯狂!

虽然计划酝酿了有段时日,但真正付之于行动时,她依旧控制不住内心的忐忑不安。

深吸一口气的陶琳琳,努力调整自己的状态。即将奔赴的,是她的希望和未来……

……

记得有人曾说过,现在的大城市,逐渐趋于千篇一律般相似,不同的只是行走其间的人,以及当地特有的文化和方言。

自小出生在大城市的陶琳琳,拉着旅行箱习惯若自然的,跟随着下车的人潮向出站口移动。

独自踏上陌生都市的道路,陶琳琳眼见的只是比所来城市更为密集高耸些的楼宇,其它方面基本别无二致;大城市雷同的各种公共设施和交通工具,助力陶琳琳娴熟地利用电子设备,便轻松的查询到去往最终目的地,所要换乘的交通线路。

……

然而,陶琳琳期待已久的雕梁秀柱般富丽堂皇式住宅并未出现,展现出来的,只是一片建于本世纪初的老旧小区。斑驳陆离的外墙壁,以及独属于那个时代的窗玻璃颜色。

陶琳琳觉得面前房子的品相,同现在父母居住的何其一致?原本激动热烈的心瞬间凉透了,幻梦破碎。

失望到近乎绝望的陶琳琳,本想立刻转身离开,但对生母的好奇心,促使她还是慢慢地朝着小区门口走去……

……

“侬哪位?”戒备心超强的女人,只打开了内侧木门,从依旧关闭着的老款栅栏式防盗门朝外看。

敲门的女孩她从未见过,根本不认识,却说是专程来找她的?

虽然所报姓名确实无误,可是……等会!

门外女孩有着一口标准的北方系普通话;仔细端详,竟然带着某些似曾相识的容貌,女人心中一凛,忽然生出不好的猜测,难道……?!

女人被突如其来的状况惊得两腿发软,险些站立不住的她扶住门框喘息着,努力平复剧烈跳动的心脏。

门外的陶琳琳见女人迟迟不开防盗门,加之一路的颠波劳累,她失了耐心,从小被惯坏的脾气爆发出来,恼怒地朝门内的女人喊道“你怎么回事?!见了我怕成这样?!我是妖怪吗?!”

女人吓得一个激灵,担心门外女孩的大嗓门,招来左邻右舍的闲言碎语,慌忙打开防盗门将人迅速地拽进屋里。

落座之后的陶琳琳扫视了一圈房内陈设,虽然干净整洁,但同这栋楼房的外表一般,实在太过老旧寒碜。

可以想像,女人这些年过的很是一般,甚至称的上穷困潦倒。

白日梦彻底灰飞烟灭的陶琳琳,觉得曾经幻想自己是某位了不得人物子嗣的她,就是滑天下之大稽的笑柄!

陶琳琳摆出冷若冰霜的神情,盯着面前尚存当年三四分风韵的女人,不发一言。

表明身份后的陶琳琳,证实了女人之前的猜测,张皇失措间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一切。

年轻时的女人涉世未深,对感情单纯的停留在甜言蜜语里,喜欢被男人呵护的感觉,深陷对方的花言巧语难以自拔,最终犯下的错误,是她内心深处极力排斥的不甚光彩的一面,是不愿记忆的羞耻和痛楚。

女人虽赋予陶琳琳生命,但缺失养育之恩,她不认为这样的俩人能有什么感情,何况还是映衬着过往不良的人和事。

而妄图借生母一步登天的陶琳琳,希冀湮灭后的失望,让丧失生机的她,懒得搭理面前这位毫无价值的女人。

性情冷漠的二人,压抑的原本就阴湿的空气更为恶寒,暴虐无道的滲透进房间的每一处角落。

沉默…沉默…

门外偶有上下楼梯的人,单调的脚步声“噔、噔、噔”传入,反而比阴郁乏味的室内气氛更富活力。

恍惚间,时间不知过去了多久,女人起身离开沙发,沉着脸向一间屋子走去,陶琳琳翻翻眼皮白了一下,不想待在这间破房子继续浪费时间的她,决定离开。

陶琳琳看着女人完全进了里屋后,毅然拉起行李箱往门口走……

“等一下!”女人的声音传来。

陶琳琳停住脚步,却懒得回头看,搞不懂女人想干什么。

女人主动上前,将一样长条状的东西塞入陶琳琳的衣袋,“赶紧回去吧!以后都不要再来了。那边养育了你十几年,他们比我好的多。”女人语调平淡至极,淡漠的好似对着互不相识的陌生人讲话,无波无澜的态度终结了彼此所有的关系。

走出房门的陶琳琳伸手掏出衣袋里的东西,是一个信封,接触到的手感不必打开便知晓里面装着什么。

她无声的冷冷一笑,眼里满是嘲讽,心道“也不错,起码没白来。”

……。

等陶琳琳离开之后,女人前思后想了一番,遂拿起手机翻找出一个许久未联系的号码拨了过去……

未达目的,几近无功折返的陶琳琳,坦然自若的坐上返程列车。她自不会觉得做错了事,旧时便有“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一说,何况盛行逐名攫利的当下?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阅读记录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