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会员书架
首页 >名著综合 >被神君宠爱的日子[快穿] > 第44章 第44章

第44章 第44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没有了

渺渺再次醒来,发现自己回了神界。周边莲池里的荷花开得正艳,发出淡淡的清香,沁人心脾。司命星君掐诀匆匆赶来,面上浮现大喜之色。

“青翼劫难已过,多亏小渺渺啊。”说着司命星君归还了渺渺在上一世的记忆。

渺渺茫然的神色中透着一丝惊讶,并随着记忆的回归露出忪怔的表情。因为她发现与自己相爱的人,居然两世都长得一模一样,又或者本就是同一人。

她隐约记得那人的名字,叫扶光。或许是个下界历劫的神君也说不定。抱着这样的想法,渺渺问司命神界是否有个叫作扶光的神君,面如冠玉、俊朗清风。

哪知司命星君闻言脸色一变,似是忌惮又似是顾忌什么,欲言又止问:“你打听这位做什么”

渺渺没有将事情和盘托出,含糊道:“就是好奇,所以问问。”

司命星君左右看了看,纵然有些为难,架不住渺渺帮了他的忙,挥袖借出一本薄薄的小册子。凌渺接过小册子,辨认着上面的金色字体:神界编年史。

“喏,你想知道就自己看看,千万别拿出去到处宣扬啊。”因为青翼回来了,司命星君迫不及待想找老朋友叙旧,便留了渺渺一个人坐在莲池边翻书。

据神界史书记载,扶光神君诞生于混沌之中,乃古神取自身一根肋骨幻化而成。生而为神,神力强大,被制造出来就是为了守护神界。

后神界崩塌,上古之神纷纷陨落。古神在消散之际命扶光立誓,生生世世护着上界,早日重铸神界。并永不得背叛,否则元神俱散。

为还清降世之恩,扶光允诺护上界十万年,尽力重铸神界,多的便不肯应承。古神含着不甘烟消云散,却拿扶光毫无办法。

扶光的确是个守信的人,为守护上界众仙南征北战,还了上界一个安宁。十万年时光里一点一点地重铸神界,废了自身大半的修为。后有仙家历劫成神,仙界之上再有神界,九重天逐渐恢复了往昔的生气。

神界迎来了那么多飞升上来的神,总要建立一定的秩序。当时的炎神脱颖而出,成了神界新的主人,其他神甘愿俯首称臣。

尝到了权力滋味的美妙,炎神逐渐对资历比他深、战功极其卓越的扶光生了不满。他想让扶光也如其他神一般向他低头,尊称他为主。可惜扶光压根瞧不上他,又怎么可能为他鞍前马后

一怒之下,炎神捏造了扶光勾连魔族,企图颠覆上界的证据,并集结兵马想将扶光拿下。还扬言对方敢反抗,直接诛杀便是。

炎神低估了扶光的神力,又高估了对方对神界的感情。他想着神界好歹是扶光一手建立,那么多仙家都是在他见证下飞升成神的,扶光总不忍心对他们下死手。显然,那些新神也是那么认为的,闯到扶光殿前大声叫嚣,让对方束手就擒。

扶光不紧不慢地出了宫殿,仰头望了一下灰蒙蒙的天,竟然勾唇笑了,喃喃道:“十万年已过。”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不过很快他们就没这个心思去想别的了。

那一日重铸的神界再次被毁,参与围剿的新神无一例外都陨落了,艳红的鲜血犹如潺潺小溪,汇入洁净的天河,将天上的水源彻底污染。

挑起事端的炎神躲在大殿中不敢出来,以为能够躲过一劫,却连人带大殿一起被烧成了灰。那场天火燃烧了三天三夜,才渐渐湮灭。

神界的崩塌引起了仙界的恐慌,从幸存的神官口中,众仙才还原了整件事情的真相。除了惊惧,更怕扶光的怒火被燃烧到仙界,度日都是战战兢兢的。

但他们想多了,扶光并没有迁怒的意思。血洗神界后,他就不见了踪影。有人说他是陨落了,也有人说他叛出了神界,成了魔族的首领。

不管怎么样,史书都为他记载了浓墨重彩的一笔,称他为“魔神”。

如今的神界是在几十万年中渐渐发展成这样的,如司命星君与青翼神君都是从上仙飞升成的神,对往事忌莫如讳,从不会提起扶光这个名字。也就渺渺这种小精怪不知者无畏,毫不顾忌想提就提。

史书中的扶光神君会是她想找的那个扶光吗渺渺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她也不晓得该去哪里找扶光。只得先放下这件事,想先回自己生长的那座荒山看一看。

她没有家人,更没有家,那座荒山算是她的家了。许久没有回去,倒是有些想念。

荒山的位置很好找,渺渺循着记忆很快就到了地方。与她走前是一样的,放眼望去寸草不生,只有各种堆砌在一起的石块。

渺渺自己就是从石头缝中长出来的,对这景象倒是不奇怪。她蹲下身摸了摸身旁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手感并不像普通石头那样粗糙,反而光滑无菱角,摸着丝丝凉意传到指尖,竟是灵气涌动。

感受到此地的灵气越发蓬勃,并且给她的感觉十分熟悉,渺渺睁大了眼睛,惊讶的情绪蔓延到了整张小脸。

这股灵气无论经过多长时间她都不会忘记,因为当初她就是被这灵气滋润后生出神智,后来才得以幻化成人形的。成人后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人是青翼,她便下意识以为是得了青翼的恩泽,尽管对方身上并无熟悉的灵气波动。

如今想来,青翼神君并不记得有这件事。她以为是对方太过忙碌,便将这桩事忘了。仔细琢磨,兴许是她自己有了误解。

正想着,渺渺发现浓郁的灵气汇集到一起,一个人影渐渐成形,落于荒山之巅。衣袂飘飞、白衣胜雪,长长的墨发随风扬起,发带在空中打着旋儿。

男人眉眼精致、面部线条明显,一双眼眸黑漆漆的,深邃又漂亮。不知何时飞身而下,缓缓向着渺渺走来。只一步之遥,他停住了脚步,清冷的面容上扬了一抹笑,伸出修长的手,轻声道:“过来,渺渺。”

心里怦怦直跳,渺渺没有任何迟疑,上前牵住了那只手,笑得乖巧又腼腆,只简单地喊了他的名字:“扶光。”

扶光怔了一瞬,对这个名字的不喜少了几分。此名是创造他出来的古神为他取的,扶摇直上、光风霁月。寓意很好,让他一度以为这是古神对他的期盼。

可惜啊,古神没有这个意思。扶光以为自己算是古神的孩子,岂知古神只是拿他当作人形兵器,一个必要时守护神界的工具。攻魔渊、杀妖兵、诛有异心之人,哪里有动荡、有危险,他便被派遣到哪里,一直冲在最前线。

受过无数的伤,最严重的一回差点神魂溃散,扶光在自己的大殿之中等了很久也没能等到古神的到来,连一句关切都没有。

从那后,他彻底看清了自己的位置,在神界崩溃、古神陨落之际,只答应护着上界十万年。待十万年过去,他便离开神界,寻一处僻静之地住下。

谁知道呢,新飞升的神那么无耻又那么天真,有了无上的尊荣不够,还想压着他低头俯首称臣。恰巧十万年已过,他便没了顾忌,杀了个痛快。

看着一手建立的神界又重新崩溃、毁坏,扶光大笑了几声,落于下界一座巍峨的荒山之中沉眠,一睡就是若干万年。斗转星移,三界已是沧海桑田,他觉得没意思极了,便想着去小世界游玩一番。

临走前瞧见一株顽强的含羞草长于石缝之中,扶光觉得有趣,顺手施了点灵气出去。他本没将这事放在心上,或许是他们有缘,在小世界中又遇到了,还成了对彼此来说最亲密的人。

牵着含羞草的手飞身上了荒山之巅。随手挥了挥,寸草不生的荒山之中立刻绿草如茵、宛如春季。花香阵阵,隐约有几只黄鹂鸟在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忽地山体晃动,整座荒山拔地而起,径直往九重天上飞去。云层叠叠、空气中的风拂过脸颊,沾了一点点湿意。渺渺看着这座山带着他们飞上了九重天,甚至还在往上,最后稳稳地落在了神界的上一层。

“这是什么地方”渺渺从未上过比九重天更高的地方,站在这里可将仙界、神界一览无遗。

“十重天。”扶光笑意淡淡,继续道:“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家。”

天上最高的地方是九重天,也是神界的神君所居住的地方。渺渺从未听过还有十重天,一时困惑不已。

扶光勾了一丝发梢夹在她的耳后,乐得为她解惑:“本没有十重天,如今便有了。”

如果她愿意,甚至以后可以有十一重天、十二重天。神生这么漫长,说不定他们以后会有很多孩子,到时候开辟新的天地给他们造个球场,让他们能够尽情撒欢。

想想还是挺期待的。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阅读记录 没有了